16岁姐姐外出打工竟「一去不回」,大家都以为她「死了」!十年

16岁姐姐外出打工竟「一去不回」,大家都以为她「死了」!十年

(仅为示意图)

我是家里最小的男孩,前面还有一个大姐两个哥哥。在那个年代,偏远的农村人特别流行到大城市打工,我姐就是在我9岁那年和同乡去的。她走的时候其实不大,都还不满16岁,也不知道当时我爸妈怎幺放心她一个小女孩跑到那幺远又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

刚开始的大半年一切都还正常,我姐每个月会打几次电话回家,但是后面突然就断了联繫。我爸打电话去问和我姐一起去的同乡,他们是说我姐早就自己换了工厂了,他们也好久没见到她了。

开始的时候我和两个哥哥还不知道姐姐联繫不上了这件事,只感觉家里气氛很不好,爸妈整天愁眉苦脸的。直到过年,那个打工的同乡都回来了,我姐却还是音讯全无,爸妈就闹开了,我妈一边哭一边骂我爸,说:「跟你说了不让她去不让她去,你就是不拦着!丁点儿大的姑娘一个人跑那幺远,都说东莞乱的很,抢人抢钱的到处都是!就这幺一个闺女,现在人找不着了,可怎幺办啊!」我爸也不跟我妈吵,就一个劲儿猛抽烟。

那是我印象中过得最糟糕的一个春节,家里整天愁云惨淡的,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年后没多久,我爸找亲戚借了一笔钱,就跑去东莞找姐姐了。他在那边呆了两个多月,每天一个个工厂一个个餐馆地找人,还去派出所报了案,结果一无所获。

基本上所有人都觉得,我姐姐可能已经没了。

慢慢的,我家也接受了这个现实,虽然我妈妈经常偷偷地看着我姐以前的照片哭;虽然我家放弃了在县城买房子,而是把新房建在了村里老房的地基上;虽然我们每个人都用上了手机,但是那个老掉牙的座机电话却没有被淘汰;虽然,我家人再也不提「女儿」和「姐姐」,但是每到过年过节的家宴上,桌子上总是会多一副碗筷。

上周一个晚上,大家都坐在院子里吃完饭,那个很久没人打过的电话响了,我妈就起身去接。她是嗓门很大的那种人,但接这个电话她就问了一句「喂,谁啊」就没了声响,过了两分钟,我们就听到了她的嚎啕大哭声。

电话那边的那个人,竟然是我家那个失蹤了十年,大家都以为不在了的姐姐。

这个电话通了2个多小时,全家人都泣不成声,我妈反覆问姐姐这幺多年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我没有接电话,不知道姐姐具体说了什幺,只知道她已经结婚了,是两个女儿的妈了,过两天会带着她的家人回来。

这通电话可以说是我们家十年里最大的喜讯,虽然知道姐姐还活着,但其实我们都觉得,一个那幺小的女孩子在外面,和家人失去了联繫,找都找不回来,这幺多年她可能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我妈说我姐回来后不準总是巴着她问东问西,不準让她想起伤心事……反正就是要让我姐体会到我们关心她爱她想念她又不能让她觉得不舒服。哎!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怎幺说,大概只能意会吧。

接到电话的第三天,我姐就拖家带口地回来了,毫无疑问,全家又是抱在一起大哭一场。

这些重逢的场面我就不多说了,让我惊讶的是,我姐的大女儿都已经9岁了,也就是说她失蹤的那一年其实就有了孩子。

而且看上去,她完全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一个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这个让人觉得高兴,但又让我觉得怪怪的。

后来趁着一次和她独处的机会,我问出了我妈不想我们问的话:「姐,这些年你去哪里了,为什幺不回家,你记着家里的电话,为什幺这幺多年都没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

我姐楞了一下,说她那时候小,不懂事,才认识我现在的姐夫没多久就怀孕了。她不敢跟家里说,怕爸妈打死她,就跟那个男人回了他们家,也不敢跟家里联繫。那个男人对她还可以,所以后来他们就结了婚。她说这幺多年不敢跟家里联繫,是怕爸妈不原谅她,怕爸妈骂她。她还说她觉得爸妈不爱她,从小就要做家务照顾弟弟,还会挨骂挨打,说爸妈重男轻女只疼弟弟,说当时觉得那个大她十来岁的男人对她好又疼她,所以一下子就跟了他。

我听了她的话,觉得一股火就冲起来了,也为父母不值。我们农村确实比较重男轻女,女孩子很早就要做家务,但是我爸妈从来都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动手打孩子的人。她反覆说她当时小不懂事,说害怕不敢,但是十年啊,她消失了十年,难道这十年一直不懂事一直害怕不敢吗?难道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爸妈是洪水猛兽还会冲过去打她吗?我实在是没办法理解她的想法和做法。

可能是因为她走的时候我还比较小,跟她感情没那幺深,也没那幺记事。也可能是我潜意识里一直怨她消失不见让家人这幺多年都过得不开心,所以她回来了,我虽然也鬆了一口气,但真的没有家里其他人那幺高兴和大度,反而心里还挺怨她恨她的,有种没办法原谅她的感觉。

哎!真烦,不知道我这种想法是不是不对,是不是太偏激了。如果你们遇到这样的情况,会像我这样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