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东京职涯社群Wantedly——跳槽薪水摆一边,先来场办

前进东京职涯社群Wantedly——跳槽薪水摆一边,先来场办

Wantedly 职涯社群创造了「先喝杯咖啡、逛逛办公室再谈职缺」的就业媒合方式,跳脱了传统条列能力、薪水,却忽略公司文化的死板求职过程,在日本新创人才界颇有人气。这次 INSIDE 前进 Wantedly 东京办公室採访创办人暨执行长仲晓子 Aki,带你看看 Wantedly 的诞生过程,以及一些日本新创环境的观察。

Aki 在出来创业之前,曾经在高盛、Facebook 等公司任职,看见 Facebook 掌握广告市场、甚至群众由下而上拉下独裁政权的阿拉伯之春活动等等,惊叹于社群网站的力量,同时兴起了自己建立社群的念头。

从 Quora 到 LinkedIn

然而 Wantedly 并非最初就锁定职业媒合主题。Aki 说, Wantedly 开始的过程就像许多新创一样,是边做边摸索出来的,「我们一开始想做类似 Quora 的问答网站,不过碰到了一些障碍。」问答网站活跃度难以维持,根据 Aki 的经验大约只有 5% 的使用者会提出问题。因此一段时间后自然流量的成长就会碰到瓶颈。她向较为了解社群的友人谘询,他们建议 Aki 可以缩小发问的範围,于是她便回头审视提问,寻找需求,并观察到诸如「找家教」这种徵人类型的发问反应不错,又离商业市场近,这才确立了「就业媒合」的主题。

灵光一闪:这幺多公司挖角怎幺选?想先看看工作环境

而 Wantedly 特色的媒合不谈条件,而是先採「office tour」或和未来上司及同事聊聊的模式,是源于 Aki 自身需求的灵光一闪。对于优秀资深人才来说,随时都会收到许多工作邀约,「以我自己来说,后来已经没有去找工作,是各种工作机会主动找上我。」Aki 分享,这时候公司的名气、条件对于资深人才来说已非首要,他们更想知道企业的文化和工作环境再来下决定。另一批不在乎薪资,比较在意公司文化的人,就是实习生,因此 Aki 形容 Wantedly 瞄準的是就业市场中资深与毫无经验的 M 型化两端。

然而这样随意参观办公室的模式,一开始当然会受到公司拒绝,当时 Wantedly 才 3 个人左右,他们就自己一间公司一间公司的问,亲自去拍摄办公室照片,建档放上网。Aki 说之前在高盛担任业务的技能这时候就派上用场,加上自己当过免费的折价券刊物编辑,对照相、修图都算熟悉,就这样一点一滴建立起 Wantedly,慢慢地也愈来愈多公司接受这种模式。

日本就业首选还是大企业吗?
前进东京职涯社群Wantedly——跳槽薪水摆一边,先来场办

印象中的日本社会普遍仍是以进入大企业为第一志愿,那幺现在年轻一代对于新创的想法又是如何呢? Aki 认为,基本上因人而异,求职到头来还是得审视自己的初衷,大公司代表稳定,自然是某些人的追求目标。但一来几家知名日企如 东芝 、 夏普 近年都遭遇财务危机,加上随之而来的人事变动,传统企业的「稳定」因素不再是理所当然。二来,随着传统企业缩减职位,想进大公司难度更高,大部分求职者还是会进入中小企业。

Aki 认为,新创成长是全世界的共同趋势,「也许十年前在日本加入新创是失败的象徵,现在有许多敢于冒险的聪明人加入,也有很多大公司希望雇用创业失败的人才。」她举例,就像美国父母 20 年前也会希望小孩能当上律师,现在新创倒成了第一志愿。她也看好日本新创产业的前景,现在日本的新创资金和成长空间也都出现,虽然比不上美国和中国,日本新创公司还是正在增加,Aki 表示从 2010 年到现在,成功上市的也不少。

AI 抢工作?择你所爱才是根本

随着 AI 近年能力跃升,虽然还无法製造出万用型人工智慧,但在特定领域,比如 围棋 ,机器学习的速度和展现出来的成果已经超越人类专家理解。许多现有工作由 AI 取而代之似乎也只是近在咫尺的未来,AI 抢工更成了热门话题。

Aki 认为,人工智慧能取代工作是必然,不过就像工业革命这样剧烈的技术革新后,旧的工作消失,新的工作也会相应而生,重要的还是找到自己所爱。「电脑一出现,打字员就消失了,但是他的技能还是有用处。」Aki 说道。

终身雇用制的改变
前进东京职涯社群Wantedly——跳槽薪水摆一边,先来场办

儘管 Aki 自己的职涯中只有美商经验,Wantedly 平台上的公司也大多是中小企业或新创,不过身处日本所耳闻的日本传统公司文化还是年资至上,而美国公司则只看结果不看年纪。她认为,也许亚洲国家整体对于年资还是比较重视,优点是保障员工,却有着守旧的弊病,不像美国公司敢于用人但开除的速度也很快。但她指出也有不少企业开始反省终身雇用制,多多採用年轻人,引进新的概念。比如车厂开始会和网路公司合作,研发自动车、AI 系统,来抓住下一代趋势。

以常接触到的软体开发来说,Aki 认为现在产品开发週期短,个人生命週期却又延长,要达成终身雇用难度愈来愈高,年轻的一代换工作的频率也变高,平均 3-5 年换一次, 6 年就算很长的在职时间了。

那幺 Wantedly 的公司文化是偏向美式或日式?置身硅谷风格办公室,作风洋派又一口道地美语的 Aki,给出的答案却是出乎意料的「一半一半」。「比如美国公司人员流动快,竞争激烈,但 Wantedly 根据日本法规,员工是受到保障不会轻易受到解僱的。」

看硅谷召回工程师:远端工作难互动

谈起全球工作型态的趋势,近期带头实行远端工作的硅谷公司如 IBM、Yahoo、Google、Facebook 等都开始 把工程师找回办公室 ,Aki 也同意远端工作还是比不上面对面沟通。Wantedly 创立 6 年多来,Aki 前两年都是在家工作,却感到生产力低落,虽然通讯软体很方便,但当面的互动绝不止于言语沟通,而待在同一个空间更适合频繁又密切的交流。就像她也不喜欢外包工作,认为很多点子都是当面讨论碰撞出来才有火花。

在 Wantedly 办公室,除非是分处不同国家,大家还是会进办公室来当面沟通。现在 Wantedly 总部就有 2 位外籍正职员工一位德国员工在营运团队,一位比利时工程师负责国际产品,另外还有 1 位新加坡实习生。

LinkedIn、Facebook 大咖抢佔就业市场
前进东京职涯社群Wantedly——跳槽薪水摆一边,先来场办

除了老牌职业社群平台 LinkedIn 刚被微软收购,Facebook 也有意利用其庞大而完备的使用者基础开放刊登求职讯息,甚至 Google 也开始测试职业媒合服务。面对这些硅谷大型玩家加入,Aki 认为,有经验又大型的网路公司在使用体验上,不一定赢得过小而敏捷专注的 Wantedly。

「人在使用一项服务之前会有心理预期,而上 Facebook 的目的不是为了找工作。」Aki 举电子商务为例,Facebook 儘管可以顺手刊登商品但还是没有成气候,除非特地为此建立电商平台,否则还是需要拍卖、购物网站。同理也可以拿来看 Google,Aki 认为仔细审视 Google 目前脱离本业还能成功的新项目都不是内部原生,而是直接将成功的服务买下来罢了。

至于 LinkedIn 大概是这些大企业中最专注于职业社群的服务,与 Wantedly 的重叠性较高,但 Aki 仍觉得 LinkedIn「太老派」不论是条列技能、薪水,还是严肃的互动模式,都让它在年轻族群吃不开。反观 Wantedly 则优先凸显工作价值和环境, Aki 认为这才是新世代的潮流。另外,Aki 还提到这些公司推出的职业媒合服务比较适合美国本土,模式不易规模化和快速複製,而且职业媒合服务到了每个地区后还需要在地化,都让这些平台的人力资源服务在跨出美国后功力大失。

而 Wantedly 现在拓展海外市场,保持核心概念及形式能快速複製的同时,就选择挑选在地合作对象,在新加坡找了 jobs.db 合作,也和日本的 recruit.jp 有合作关係,能更进一步打入当地的就业市场和产业文化。讲到规模化和在地化,Aki 心中所想的例子是 Uber,儘管其公司内部争议不断,但迅速向多国扩张,也能「接地气」地融入社会,她认为成功建立当地团队是关键因素。

正积极拓展国际版图,3 个月前,Wantedly 已经展开新加坡的服务,计画今年 8-9 月会在香港上线。什幺时候轮到台湾?延续前述的在地团队论,Aki 笑答「可能要等到有缘的台湾合作伙伴出现才有机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