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常自以为「会看人」,但或许我们都太高估自己了

我们时常自以为「会看人」,但或许我们都太高估自己了

我们对人的第一印象总是形成得迅速又容易,因此对这样的印象也就深具自信。我们看到一个人,只要五十毫秒的时间──比眨眼的时间还短──就足以对这个人的能力形成印象,这种瞬间判断影响重大。

在一项实验里,政治人物若是在一瞥间看起来比竞选对手能干,赢得选举的机率就比对方高出许多(约70%),可见这种瞬间判断会让人落入极为强烈的立场当中。你的第六感运作得非常快,而且你通常不会怀疑。

要得知你实际的能力如何,且让我们从一种极为常见也非常重要的心智判读行为谈起:也就是猜想别人对你的印象。

日常生活中,我们有一大部分的心力都投注于了解自己如何受到别人的评价,以便藉此营造出适当的形象。你的上司是否认为你才智过人?同事喜不喜欢你?部属听得懂你的指示吗?配偶真的爱你吗?如果你年轻又单身,那幺更重要的问题也许是:别人是否觉得你充满魅力?

实际上,知道别人对你有什幺观感,似乎是一般人最想读懂人心的原因。

在一项调查里,史黛佛和我从网路上随机抽样五百位美国网友,要求他们想像我们发明了一种「大脑观测器」,可看见别人的心思。我们要求作答者想像这种仪器能让他们精确知道别人的想法与感受,然后再询问他们,想把大脑观测器用在什幺人身上,以及他们想要藉此得知什幺事情。令我们略感意外的是,那些作答者并没有想要了解富豪、名人或者权势人物的心思,绝大多数人想要窥探心思的对象,都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尤其是配偶与情人,也包括了上司、家人与邻居。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想要窥探心思的对象,都是他们理当最了解的人。此外,作答者最想得知的事情,则是那些人「怎幺看待他们」。大多数人都把大脑观测器当成魔镜使用,宛如自恋狂。

这种想法其实不错。想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其实是困难到会让你吓一跳的事情。

有个以不同群体为单位的实验,实验对象必须针对一系列特徵项目,预测群体中的其他成员对他们会有什幺评价。接着,研究人员再把预测结果和其他成员实际上提出的评价拿来比对。

每一项实验里使用的特徵各自不同,包括了聪明度、幽默感、体贴程度、防卫心以及领导能力。群体成员的亲近程度也各自不同,有些实验对象的群体成员互不熟悉(例如只在工作面试中见过一次),有些则是非常熟悉(例如长时间共同生活的室友)。

人如果能够精确知道别人心中的想法,那幺预测结果与实际上的评价就会彼此相符。如果对别人心中的想法一无所知,那幺这两者就不会有任何相符之处。就统计学上而言,这样的相符关係可由相关係数衡量,完全相符的相关係数是 1,完全不相符的相关係数是 0。相关係数越接近 1,相符的程度就越高。

先说好消息。实验结果显示,一般人整体而言相当善于猜测群体中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在这些实验当中,预测结果与实际评价之间的整体相关程度相当高(读者如果有兴趣知道的话,相关係数是0.55)。客观来看,这样的相关程度与父亲和儿子的身高相关性(相关係数约为 0.5)强度相当,可见我们虽然无法精确掌握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却也绝对不算是一无所知。换句话说,你平均上大概颇为清楚别人对你的观感。

接下来是坏消息。实验中也评估人推测群体中个别成员如何评价自己的预测能力。例如你也许知道同事普遍认为你还算聪明,但他们每个人却其实各有各的印象。有些人认为你犀利敏锐,有些人则认为你不甚机灵。你知道自己的形象在每个人心目中的差别吗?

答案很明显是否定的,準确率并不比盲目猜测好上多少(预测结果与实际评价的整体相关係数为 0.13,只比完全不相关略高一点)。你虽然多少感觉得到同事认为你有多聪明,但到底哪些同事认为你才智出众,哪些同事又不这幺认为,你却似乎毫无概念。诚如这份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所写的:「人对于特定的旁人如何看待自己,似乎只拥有极其有限的理解。」

不过,这幺说会不会对你的人心判读能力太严苛了?毕竟,才智与可靠性等特质很难精确界定,所以在这些模稜两可的特质上难以猜测出别人对我们的评价,也许并不令人意外。要是预测其他比较简单的事情呢?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你懂得待在那些对你面露微笑的人身边,并且避开那些对你吐口水的人。你一定比较知道群体里的哪些人喜欢你,哪些人讨厌你,对不对?

恐怕不对。前述实验发现,人对于群体中哪些人喜欢或不喜欢自己,预测的结果比起随机猜测好不了多少(这方面的平均相关係数仅有 0.18)。你的同事当中有些人喜欢你,有些人不喜欢,但我不认为你会知道他们分别是哪些人。

第六感所面对的主要挑战,在于别人的内心思绪只会透过表面上的表情、姿态及言语透露出来。人类不但演化出藉由表面线索推测实际状况的能力──判读人心,也发展出利用外表误导别人的技能──瞒骗、诈欺。

只要是被人问过:「我穿这条裤子,屁股看起来会不会很大?」这个问题的人,都知道你对别人说的话并不一定反映你真心的感受。儘管如此,研究人员却一再发现,我们对于别人是否说了实话的猜测,实实在在就只是猜测而已。

一群研究人员评估了数十年来的研究与几百个实验──那些研究与实验的目的,都在于衡量人有多幺善于分辨实话与假话──结果发现人察觉欺瞒的能力,仅比随机抛掷硬币好上几个百分点:一般人察觉欺瞒的整体準确度只有 54%,而随机猜测的準确度则是 50%。

这种错误可不是开玩笑。有时候,这样的错误可能导致严重后果。英国首相张伯伦在任期间,相信了希特勒在一九三八年保证捷克斯洛伐克能够维持和平的说法,于是建议捷克人不必动员军队。张伯伦表示:「儘管我觉得他的脸上流露出冷酷无情的个性,却在他做出承诺的时候认为这是一个说话可靠的人。」他错了。希特勒其实骗了他,因为当时希特勒已经动员军队準备攻打捷克斯洛伐克,只需多争取一点时间,以确保能够一举彻底打垮对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