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儿子和她吵完架就离家出走,一个月后陌生老人竟跑来喊她妈

王大妈用力地捶了捶自己酸胀的背,惆怅地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叹了口气。儿子离家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到现在还是没有半点消息。王大妈看着饭店的招牌「王记饭店」。彷彿又看见了儿子利落地爬上梯子,将招牌挂在大门上。瞅着瞅着,眼睛就蒙上了一层水雾。

16岁儿子和她吵完架就离家出走,一个月后陌生老人竟跑来喊她妈

「大妈,大妈。」恍惚间,王大妈觉得有人在摇自己,一看原来是这几天一直早早地就来店里帮自己的小李。

「啊!啥事?」王大妈回过了神。

小李笑了一下,「大妈。我是想叫您给我做一碗云吞。」

「哦,好好。我这就去做。」王大妈忙走进厨房。

「大妈,要帮我多放点芥末和醋哦。」身后的小李再次喊到。

「哎。」王大妈走向厨房的脚步有剎那间的僵硬。她觉得自己听到的似乎是儿子的声音。因为儿子每次吃云吞也喜欢加很多的芥末和醋。儿子其实不是很挑食,但一到吃云吞,却非加这两样东西不可,否则绝不动筷。浅浅的眼窝终于盛不住那满满的泪水,鹹鹹的液体沿着王大妈有些皱纹的脸颊滑了下来。打在手背上,一颗一颗……

王大妈将满满一碗云吞放在小李面前,小李兴奋地叫了一声:「哇,好大一碗云吞啊!谢谢大妈。」说完小李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哇,好烫,好烫。」小李嘴里含着过烫的云吞,吐也不是,吞也不是。只能含在嘴里,拚命地用手扇凉。

王大妈被小李的狼狈样逗乐了:「慢慢吃,小心别烫伤了舌头,你跟我家木子一个德性。」

好不容易将云吞给吞下去的小李含糊地应了一下,接着闷头吃云吞,不再言语。

王大妈边看着小李吃,边说:「唉,这几天多亏你的帮忙,要不光是整理这些桌椅就够我忙的了。」

「大妈,瞧您说的,您不也每天给我一大碗云吞吗。」

王大妈慈祥地笑了一下:「木子也喜欢吃云吞……对了。小李啊,你是作什幺的啊?之前咋都没见过你啊?」

小李使劲地嚥下一口云吞,「哦,我是隔壁街理髮厅的。听人家说,大妈您这里的云吞好吃才特地赶来尝尝的。」

王大妈听完后点了点头,就又进厨房忙活去了。小李望着王大妈的背影若有所思。在他低下头继续吃云吞的剎那,一颗晶莹的泪水掉进了碗里。

几天以后,小李就再也没出现了。

王大妈仍然每天早上望着街道发呆,盼望着儿子回突然从某个地方窜出来,就像以前一样。王大妈偶尔也会想起小李,那个也爱在云吞里放芥末和醋的和儿子长得有些相似的小伙子。王大妈甚至误以为他就是木子。可是,不可能。因为儿子才16岁,而小李已是进三十的大小伙子了。王大妈始终不明白为何一向乖顺的儿子那天会突然发脾气和自己吵架,难道是因为到了叛逆期?

王大妈在店外贴了一张招聘启事,想请个人来帮忙。以前有儿子在,还能应付,现在儿子离家出走不在了。王大妈感到力不从心了,不得已只得请一个帮工。

这天下午来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背着一个破旧的包袱来应聘。王大妈原本不想用他,怕招来闲话。但中年男子极力保证他会好好干活,甚至只要有吃有住就好,可以不要工钱。巧的是中年男子也姓李。王大妈无奈就将他留了下来。

中年男子的到来大大地减轻了王大妈的负担。然而很快,王大妈就发现了中年男子一个很怪异的行为。那就是中年男子一早醒来便会将那个破旧的包背在身上,不论干活,吃饭,上厕所都要背着,直到睡觉时才放下来。而且似乎很怕有人去碰那个包。一次一个客人,看他一直背着那个包。想好心地帮他拿一会儿。手才刚碰到包,便引来中年男子激烈的反应,中年男子猛地将那个顾客推倒在地。将包紧紧地护在胸前死瞪着顾客。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去碰他的包。

王大妈对此不以为意。认为那是因为中年男子的包里放有贵重的东西。而且中年男子看上去也不下坏人,还有点像孩子他爹。长得像木子他爹的人肯定不是坏人。

中年男子啥活都抢着干,生怕累着了大妈,这让大妈很感激。但是中年男子有一点让大妈很受不了,那就是中年男子时常会用很挚热的目光盯着大妈看。之前只有两个人用这种眼光看过他,一个是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的儿子,一个是死去多年的木子他爹。

王大妈有时候被盯得很不舒服,可又不能说什幺。因为一转头,中年男子就撇开脸,而且除此之外中年男子也没有做过什幺过分的举动。

由于店里没有房间,于是中年男子就将店里的椅子骈在一起凑合着睡。

这天王大妈早早地来到店里,看到中年男子还在睡。那个随身不离的包掉在地上,便好心地走过去,帮他拣起来,忽然一张相片从没拉好拉练的开口处掉了下来。王大妈拿起相片一看,呆住了,那是儿子和自己的合照。就在王大妈发愣的时候,醒来的中年男子一把抢过照片,抓起背包冲到了街上。回过神的王大妈连忙追出去,却早没了中年男子的身影。

中年男子那酷似木子他爹的脸和那张合影在王大妈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王大妈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脑子里乱糟糟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了。王大妈额上的皱纹越来越深了。她明显地感到了自己的衰老。

这天才刚开走到店门口,王大妈就看到门前为了一大堆人。一问才知道,原来一大早,就有一个行为诡异的老人在「王记饭店」门口转悠,大伙怀疑他是小偷就把他围了起来。但是老人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蹲在门口,任凭众人咒骂。

王大妈拨开众人,挤了进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瑟瑟缩缩地蹲在门口,无助地看着众人。在他的目光和王大妈接触的时候,两行泪水落了下来,老人朝王大妈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过来,抱着王大妈的大腿哇哇大哭。众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心地善良的王大妈扶起老人,问道:「大爷,怎幺了?」老人只是抱着她一味地哭。

不得已王大妈只能将大爷扶进屋里,然后遣散众人。

王大妈为大爷端来一碗云吞,大爷看着云吞,眼泪掉得更凶了。老人满脸泪水地看着王大妈。

「大爷,您是哪里人啊?怎幺到这里来?家里的人会担心的。我送您回去吧。」王大妈拍着老人的背说到。

老人一个劲地摇头。王大妈无奈之下拿起电话準备交给警察处理。可是老人的一声呼唤让王大妈的动作僵住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着老人问到:「大爷,您刚才叫我啥?」

「妈妈。」老人用苍老的声音再次哽咽地喊到。

「大,大爷。」王大妈不可思议地看着老人。有些哭笑不得。这位老人竟然叫自己妈妈。

「妈妈,我是木子啊。」老人再次出声。

王大妈愣住了,不知该做何反应:「大爷,您别开玩笑了。您知道我家木子在哪?」

「妈妈,我真的是木子。小李,中年男子都是我。」老人边说边从身上的包里摸出一张照片,那是王大妈和木子的合影,中年男子包里的那张。

王大妈颤抖地接过那张照片,仔细地审视着老人,「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你,你真的是木子吗?怎,怎幺会变成这样?」王大妈的嗓音有些沙哑了。

老人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王大妈。王大妈看完后再也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那是一张早衰症的诊断书。日期就是儿子和自己吵架的那天。

「你是故意和妈妈吵架的对吗?」王大妈紧紧地抱着这个苍老的儿子。「为什幺,为什幺不告诉妈妈?」

「妈妈,对不起。我怕……」木子紧紧地抱住王大妈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眼泪无声地循着皱纹一颗一颗地润湿衣服。

上一篇: 下一篇: